顶部广告

张占营散文《立夏到了》

编辑:散文精选发表日期:浏览:3

热门搜索 文海  童年的立夏 散文 

原标题:张占营散文《立夏到了》

立夏到了

张占营

立夏到了,我便想起了母亲。


每当立夏来临,母亲就会泡好春节特意留着、干棒棒的白面馒头在立夏的早上,大地还在酣睡的时候,母亲为我们一家做立夏馍。

母亲会早早地唤醒我们吃,说吃了立夏馍,身体壮壮的,在太阳未出来的时候小时候的我们,那个贪吃相啊,大口大口地吞着,热热的烫着了小嘴儿,也只是在嘴里嘘几下热气就又咽下去了。

白面馒头,拌上一些鸡蛋、韭菜丝,那种新鲜鲜,香喷喷,至今记得,

以至长大后,参加了工作,我们不在一起住的时候,母亲也常常给我留着立夏馍,让腿有点疼的老父亲给我送去因为母亲不会骑自行车,也不会骑三轮车

而如今,母亲啊,娘啊,你是否煎好了立夏馍等着你的儿子呢?娘啊,我是看到您了,眼泪在您那通红的眼角打转,一滴一滴落在了您那褪了颜色的蓝围裙上娘,不要难过。

你一难过,我又怎么能安心工作呢?

母亲,您一直是支持我的,您一直是为我而自豪的。



自小您吃苦受累,让我读书只要见我在写作业,您从不指使我我干这干那。

考上了师范,您特意从乡下为我买了两身布料,请田庄的裁缝师为我做新衣服,参加工作后,您也常常为十里八村的人夸我的课讲得好而高兴尤其是在学校里当了个小领导后,我为不能常常回家而深感愧疚时,您总是平静地说:“回来干嘛?家里又没有什么事?你那么忙”不管您怎么宽慰,我都承认,我离母亲是越来越远了,

不是吗?我已经从中原大地来到了水乡江南我内心跳动:你啊,面对母亲的慈爱你是不是太自私了呢?面对人生的选择,总有各种解释尽管有各种解释,我的内心还是难以平静。

尽管我难以平静,母亲,又是母亲,深深地理解了我,大大地支持了我,

2012年8月29日,我离开了生我养我的故土,离开了日夜牵挂我的亲人,来到杭州文海实验学校。
这就是我教育人生中的第二个阵地吧!

记得我们全家刚到杭州下沙,把所带家什刚放到租的房子里母亲便打来电话:“你们到没有?一到那儿,怎么吃饭呢?好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没有等我回报一路平安,母亲先打来了,我猜想,母亲正扳着手指头,在算着他的儿子一家每个时候到了哪儿

“我们到了您放心。

没事”我故作轻松,其实眼含泪水。



“刚才,我们金校长还打来电话,问我们到没有他让办公室的宋老师、郑老师给我们全家接风,在大宾馆您看,领导多好啊!您放心吧。


我知道,此时一个儿子能做的,是稍稍抚平她那颗隐隐悲伤的心,以及无尽绵长的牵挂。


过了几天,母亲又打来电话:“孩子都安排好吗?孩子适应吗?你们吃饭什么样?”

“孩子还好领导都给安排好了一开始嘛,朦丹闹着回商丘,不好好吃饭,她是想原来的小伙伴。

她的班主任老师可耐心了,把她叫到办公室,给她饼干吃,让其他小朋友陪她玩球,还带她去看校园水池中的小红鱼,到小竹林中玩捉迷藏……现在玩得可开心了!”

“那就好!那就好!”遥遥地似乎看到母亲在颔首微笑

又过了几天,母亲又打来电话,问:“你在那儿累不累?菜贵不贵?”

“菜稍微贵一点儿。
这儿工资高一些嘛!过得去——您放心好了。
——学校环境好,很舒心。

再说,在家出力出惯了。
这里,星期六、星期日还不上课,多好!——您保重身体”

母亲的话,就是那么简单,却常常又是那么深奥!陪着我与文海的朝晖夕阴,斜风细雨,

放寒假了,我就像一个七八岁的顽童急着回家,就想着打开大门,大叫一声:“娘!”

搬个小板凳,我们母子坐在有燕子窝巢的房檐下,阳光暖暖的。



我从杭州美丽的西湖说到雄阔的钱塘江,从现代气息的下沙说到文雅文明的文海……母亲没说什么,只是听,就像听她喜欢的马金凤的《花打朝》,毛爱莲的《火焚绣楼》,

心中的故事絮絮不止:遇到了热情亲切的河南老乡,几个情趣相投的朋友,互相捧场帮忙的搭班老师;到文海终于没有自费而去省里参加了两次会议,半年里讲了四次语文公开课;第一次参加学校的党员教师“清风之旅”活动到了孙权故里,第一次和文海的老师们到嵊泗列岛观光旅游,第一次接受了参加工作以来学校给予我的生日祝福和礼品,第一次观看了钱塘江大潮,第一次在杭州大剧院看了中国国家京剧院演出的程派名剧《锁麟囊》……

能陪着母亲唠叨又该是多么幸福啊!

母亲不时地抓一把炒熟的花生塞给我。
我一丝儿不推脱,轻轻地剥着,细细地嚼着

“人家对你好就好!我就放心!”母亲很轻松地拍打了一下上衣,“我给你们做酥肉去!”

母亲走向厨房的脚步,不像以前,那么朗利了吃了一辈子的苦、作了一辈子难得娘啊!

出门在外的人,总感觉在家的时间极端极端,短得像用一根火柴,刚刚擦着火,忽而又熄灭了,

人生有两种珍惜:一是靠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二是原来拥有后来失去的,掂量人生世事,大概如此吧!

懂得珍惜的我,在寒假即将结束的时候,还是要小心地向我的老母亲道别。


唉!母亲把我送了很远很远,将至村口,我和妻子挽着她,她牵着我的女儿。

母亲的泪又流下来。

“照顾好自己……和单位的人处好……把孩子照顾好……注意休息……”

我和妻子走了很远,再回首,母亲依然站在那里。
我们挥手,示意让她回去,她也向我们挥手我两行热泪看着母亲回去的身影,渐渐变小,变小……一片空白时,唯有妻子与我的抽泣,和女儿发红的眼睛。



2013年的立夏,我吃不到母亲煎的立夏馍了母亲煎立夏馍时,手力还那么大吗?动作还那么协调迅捷吗?她煎了立夏馍,还舍得多吃一些吗?吃了立夏馍,母亲是不是又到麦田里去揪米米稞子?

坐在文海的办公室里打这些文字时,我泪水盈眶,不能自已

张占营,浙江省杭州市文海实验学校(中学部)语文学科主任,中学高级教师,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语文名师工作坊坊主曾荣获第六届“语通杯”全国教改新星、2009中华语文网十大年度人物、第四届全国中语会中学语文优秀教师、河南省首届名师、河南省中学语文优质课教师、商丘市学术技术带头人、浙江省优质示范课教师、杭州市开发区教学科研专家、杭州市中小学名师、国家“转变学习方式”课题组展示评比课一等奖等荣誉在国家级、省级教学杂志报刊《人民教育》《教育时报》《语文报》《语文周报》等发表文章50余篇参编《初中生作文起步与提高》《读写宝典》《初中作文新教材》等教学辅助读物15部。

《语文报》《语文周报》《中学生阅读》等报刊杂志专栏约稿作者曾获国家级课题成果一等奖一项、省级科研课题一等奖两项。

有专著《张占营教阅读》。


张占营授权本微信平台原创首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wntzx.cn/107383.html
标签: 文海  童年的立夏 散文 
标题:张占营散文《立夏到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论广告散文

诗歌体广告中的散文诗式广告

随笔散文写作:广告之美

诗歌体广告中的散文诗式广告- .doc

散文体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