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怀念逝去母亲的文章:回忆母亲洗被做被

编辑:散文精选发表日期:浏览:3

热门搜索 怀念逝去母亲散文 

编者按:《回忆母亲洗被做被》一文中,作者回忆起小时候母亲洗棉被做棉被的故事此文是作者为了纪念母亲创作,下面我们一起来欣赏这篇充满母爱温暖的文章吧!

笔者小的时候,家里住平房,家母洗棉被时,总是先烧一大锅水,将拆下的被子泡在水里。

十多分钟后,家母开始用搓衣板,打上肥皂,反复搓,搓干净之后,用清水投干净,拧干,再晾到洗衣绳上,

家母用面粉打成浆糊,稍稀些,把晾干的被里被面放到浆糊里,反复揉,叫:浆被。
但只浆里儿,不浆面儿再搭到洗衣绳上晾干,但要勤揭着点,否则浆糊容易把被里被面粘到一块儿

干透之后,家母把水碗倒上水,含在嘴里,开始轻轻均匀地往被上喷,喷匀后,再把被里叠成细细的长方型,两个人开始抻被。
记得是1963年,我11岁,第一次和家母抻被,以前都是和邻居阿姨抻被我清楚地记得,一抻我就想笑,而且笑个不停家母说我:“有什么好笑的,闺女大了,该学干活了”我便不敢笑了,很认真地和家母一起抻被,

家母把被里叠成四折的长方型,放到一块平面的大石板上,用两个木棒棰,反复敲打,像敲鼓一样,带鼓点的,再把被里翻一个个儿,继续敲打,这叫:捶被,大约捶了15分钟左右,被子经过喷水,被捶得软软的,然后铺在炕上晾干,就不往洗衣绳上晾了,否则会出“肚儿”就不平了

家母开始做被了,那个年代,谁家也没有纱布把棉花包上,只是将被里包上被面,家母开始绗被,被里的针脚大些,被面上的针脚小些被头上横着绗三行,然后竖着绗6、7行家母左手把着被,右手拿着针,坐在炕上往被上绗,用戴着顶针的中指顶着针,有时,家母穿针之后,把线放在头发里从头到尾过一下,我不明白,问:“妈妈,为什么?”:“头上有油,线就不打疙瘩了”若干年后,我也学家母的样子,试验过,确实线不打疙瘩,这当然是后话。
家母侧着身子坐在炕上,绗着被,屋里静悄悄的,只有针顶在顶针上发出细小金属的碰撞的声首,很动听,十分悦耳,我站在地下帮家母穿针引线,一是为了节省家母的时间,二是为了看看学学家母怎样做被

家母用毛巾把被头绷上,然后又把被子整整齐齐地叠上,摆放在被摞子上,不让我们盖家母得好好欣赏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最后才能让我们盖,说句心里话,我们兄妹7人,一点也不喜欢盖家母浆过的被因为:盖在身上一点也不舒服,浆过的被,沙楞,不沾身上,特别是冬天凉,很硬,可家母说:“浆的被,好洗,因为灰都挂在浆好的面粉上了,一洗就掉了”加上那时,住平房,烧煤,烟熏火燎的,确实有些浮灰,我们又小,不能帮家母干活,不懂得尊重家母的劳动成果不理解家母的苦心,现在想起来都特别地后悔!

民间有种说法:儿子娶媳妇、姑娘出嫁、做新被,必须找儿女双全的人做被亲戚、朋友、邻居等纷纷找家母帮忙做被,为了这儿女双全,为了我们兄妹七人,家母不知道挨了多少累,吃了多少苦

记得我1971年去辽中野营拉练,住在老乡家,晚上睡觉时,被子一打开,房东大娘就说:“你母亲是东北人?”我十分奇怪的问:“你怎么知道?”:“我从你的被子上看到的”,我仍然不明白?:“大娘,您能具体点说吗?”:“你的被是浆过的。
”我恍然大悟……:“只有咱们东北人才浆被。

”……

我的家母1921年,出生在辽北乡下,一个书香门第的家庭里85岁的高龄的时候仍然在浆被,保姆站在旁边看着,邻居们感到十分奇怪,花钱雇的保姆咋不让她干呢?是的,家母总愿意自己动手干活如今家母已经离开我们整整十年了……

此文献给我可亲可敬勤劳一生的家母

【作者:刘利华(公众号:咱们村)】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上一篇:
下一篇:

散文:母爱深似海

盛开在乡村的竹林散文

赞美竹子的诗歌或散文

竹子(散文)

描写竹子的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