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归园田居扩写散文

编辑:散文精选发表日期:浏览:6

热门搜索 归园田居  散文  归园田居其一散文扩写 

【www.ruiwen.com - 扩写】

归园田居扩写散文_篇一

时代的不同,朝廷的压迫,人民的无知,社会的黑暗,这还有什么值得我去努力、去奋斗、去付出呢?于是我便和这无情的朝廷告别。

我来到了我的家乡南山脚下,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金钱的诱惑,没有杂乱的争吵声,更没有你争我强的虚荣,在这里,我可以随心所欲,我可以早出晚归,用自己的劳动来换取我的粮食,我可以和我的果实相依为命,我可以和小花小草谈天说地,我可以用溪水来洗涤我的心灵,我可以呼吸新鲜的空气,我可以和山水为友,可以欣赏大自然的美景,来吐出我心中的不快,。


总而言之,在南山脚下,我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地生活,没有他人的干扰,没有公务的劳累,我生活在这淳朴的家村中,随着自己的心愿,让我的后半生,活得有滋有味,

归园田居扩写散文_篇二

其一

我在自然山川面前才能找到自己而在

人烟弥漫的尘世我是如此拘谨而不适

眼看着被羁绊住的鸟儿扑棱着翅膀仿佛还在它安生立命的林子里

池塘里的鱼儿也落落寡欢仿佛还在思念着它所来自的渊潭

我才恍然发觉我已在生活这张大网里呆了太久

十三年了!

是到了返回园田居的时候了!

我真的不懂处世之道

我更想做的是开荒种地,在那南面的田野上

我的园田居

有十来亩地,有八九间茅屋

我的园田居,有榆树柳树亲人一样为我的房前屋后遮挡出

一片荫凉

有桃树李树并肩站在我的门外兄弟一样

我牢牢记得庄老先生有言

与其相濡以沫

不如相忘于江湖,因此我独立门户

和乡亲们隔着彼此可以看见炊烟,彼此可以

听到自家的狗儿在深巷里吠叫

自家的鸡儿在那桑树顶上打鸣

的距离,

我每天打扫屋子就像打扫内心

我不会让太多杂物充斥我的屋子

就像

我不会让太多杂念充斥我的内心

如果你看到那只舒畅地飞翔

或栖息

于广袤大地的鸟儿,那一定是我

——他刚逃离笼子

他已逃离笼子

其二

好像也没什么事需要我打开门扇

大白天我那灌木枝条编成的门扇依然掩着

我在清静的屋子里不去想屋外的事

偏僻的小巷本来车辆就少

也就带不来凡俗琐碎

偶尔我和邻人会拨开草丛互相探望一下

互相说说话但话题绝对不会杂草一样杂

我们只说一些与桑麻成长有关的事

眼看着桑麻一天天长高

我的田野也一天天拓宽

我在欣喜的同时也暗含隐忧——

风霜雪雨千万不要来

我的庄稼还未到收割后可以弃如荒草的时候

其三

赶在太阳升起前来到我的南山

一夜间杂草又长高几分

亲爱的豆苗啊,你怎么就长不过杂草

(那是因为我不想那么快被搬进你的胃里)

你可知道我的锄头多么疲惫

它锄地挖土,它锄啊锄,挖啊挖

我听到它在我的肩膀上哭泣,泪水被月光照得透亮

(仿佛月光被它扛着,走着)

夜色很浓了

田间小道只能凭感觉摸行

(好在我已熟悉这被月光劈开的狭窄小道)

这小道上寂静的草一个劲地长

如同我南山那片豆田

我被露水打湿的衣襟就让它湿吧

这外在的一切——

衣襟和它的湿

并不能干扰我归隐的心志。


其四

算起来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曾游历名山大川了

那撒野林莽间的快感也久不享受

这天我带着孩子们穿行废墟

废墟荒凉

已被重重荆棘缠绕

徘徊在这些土丘间,仿佛还能感受得到那些曾经存活

在此的人

他们遗留下的灶台老井

他们不再培育的桑树翠竹也已老朽

询问来此砍柴的人这些遗迹的主人都到哪去了

砍柴人说:

无非是死的死,亡的亡,罢了,

老话说三十年为一世,三十年换一回人间

看来是真的了,

人生无常,变化真快

唯一不变的,只有空无。



其五

扶着拐杖,一个人在崎岖的山路行走,有时也会惆怅

如果再被荆棘刮到脚,这时就难免抱怨

好在山野间时见清澈的小溪蜿蜒流动

好像在呼唤我的脚去浸泡一下

我且从容享用无人山谷

细密的流水,

归园田居扩写散文_篇三

厌倦了尔虞我诈的官场,受不了阳奉阴违的虚假,于是,我毅然中断了我的仕途。

我在山林中觅了一所茅屋开始了我全新的生活。
上一篇:
下一篇:

写粉笔的散文

“守望心田”风雨无阻,笑对艰苦

风雨无阻,一路同行 -美文故事-散文日志随笔- 文章阅读网

风雨无阻散文

老木屋和月亮的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