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短篇散文《伤感散文《难抱的亲缘》》

编辑:散文精选发表日期:浏览:7

热门搜索 短篇散文  孙子  重阳节  儿媳 

  伤感散文《难抱的亲缘》

  文/何志华

  九个重阳节都是在杭州度过的  ,今年老同学们仿佛有了一种“插遍茱萸少一人”的感觉  ,一定要求我回芜湖老家共度这第十个重阳  。当然  ,我这独在异乡的过客  ,早已是人在“天堂”心在“鸠城”了 。

  重阳节的前一天  ,我乘上了回家的列车  ,入坐后取出手机欲消磨这四个小时的旅程 ,在我身旁略小于我的男乘客说:“这是你的孙子”  。我说是的 ,这张照片是刚拍不久  ,相册封面从小到大都留给了他 ,留给他不仅仅是手机的封面  ,还有我退休后的时间  。倚他而坐的女乘客说:“你真幸福”  。不难看出泪水正在模糊她的双眼  。

  此时  ,我把话题转开问:你们是一家人吧 ,男乘客说:“是的  ,她是我的老伴” 。我说你们去哪里  ,回定远家 。我说俺们是老乡  ,虽然我们不是喝一江水 ,但是一省人嘛  ,更何况我们还是宗家呢 ,话匣子慢慢打开  。

  这位宗家兄弟此次到杭州是为孙子满周岁而来的 ,说到儿、儿媳  ,男主人情不自禁地放大了嗓门  ,叙说着他的骄傲  。儿子读的是博士  ,儿媳是硕士毕业 ,他们同在杭州一家公司工作  ,二人年收入在六、七十万元 。我把目光移到了他老伴的身上说  ,你们这一家不是很幸福吗  ?女主人说“我们的苦处你不知道 ,在家乡不能跟亲戚说  ,又不好跟邻里讲  ,一肚子苦水只有自己装着”  。我说是什么“苦水” ,能说说听听吗 ?这位妇人有口难言的说  ,“孙子满周岁以来  ,我们见过二次面  ,一次都没有抱过  。去年春节期间 ,她们回老家住在县城  ,车停在家门口  ,家都没进  ,让我们看了看孙子就去了宾馆  。这一次我们老俩口换上了新衣服  ,乘了一天的车来到杭州 ,看见孙子多么想抱上一抱  ,可是  ,儿媳妇借口喂孙子吃  ,毫不犹豫的抱了出去 ,我们在旅馆住了一夜  ,想想心里真不是滋味 ,这一夜我没少流泪啊”  。说到这里仿佛象触碰到了我的神经 ,孙子是我的命啊 。

  我说这是为什么呢  ?女主人感叹的说“我们脏啊  ,我们是捡垃圾的  ,是依拾垃圾为生 ,起早贪黑  ,骑着三轮车在大街小巷四处奔波  。虽然收入不多  ,终于将儿子的学业完成 。这年刚攒了一万多元说是给孙子‘抓周’ ,其实是给儿媳们还点贷款 ,他们欠债  ,我们不欠债啊”  。

  说到这里她的眼睛似乎明亮起来  ,我的眼睛却模糊起来  ,吞声忍泪  ,强作笑脸地说“上为下真心真意  ,可怜天下父母心”嘛  ?你们为自己儿子可谓吃尽苦头  ,她们为自己的儿子呵护有加  ,都是为了孩子  。但是  ,我心里在滴血  ,在九九重阳、孙子“抓周”之际  ,却成了“冰火”两重天  ,前者的凉意不寒而栗  ,后者的温暖爱意绵绵  。

  看着他们的忧伤和满脸的无奈  ,我的心仿佛恼火点燃  ,心里默默愤责  ,爸爸妈妈工作的外在“脏” ,用过氧乙酸顷刻间就会化为乌有  ,可思想上的纯朴却伴随着她们一生  。孩子呀  ,环境的改变绝不容意识深处的“脏”留存  。真心真意为后人是中国的传统美德  ,但是绝不能将思想上的“脏”代代相传 ,移植到后生的基因里  。就象明天的登高节一样  ,登高望远才能看见万山红遍  。

  此时  ,我孙子打来电话问我是不是到家了  ,我说到了、到站了  ,看着宗家弟弟夫妻俩含泪告别  ,禁不住的酸楚我也潸然泪下  。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深深地思考  ,这对善良的老人什么都不欠  ,孩子呀你欠了什么......  。

  二0一五年十月二十一日重阳节

我喜欢(0) 好文章  !分享给朋友: 0     
上一篇:
下一篇:

优美散文《清梦繁华短篇散文》

短篇散文《散文与随笔的区别》

短篇散文《散文随笔我有一个梦想》

短篇散文《散文创作的心灵洗礼》

短篇散文《散文诗如何告别平庸》